广场沉沦录 - 微博十年


早期的微博里,各路高手同聚;其乐融融地一起讨论各类事情,其中就包括公共问题事件的形成与解决。在藏龙卧虎时代;平台赋予了普通人不可预计的能量,当朝文武、商界精英、知识分子、话题人物、柴米油盐的老百姓,十八路豪杰齐聚在这个“广场”!

《南方周末》在2010年的新年献词中写道:“关注就是力量,围观改变中国。”微博的新闻推送速度快过于当时的大部分媒体,甚至有时能抢得头筹。大量的一手信息出现在这个“广场“上,人们拥有了话筒,就不止于围观了。自2009年起的三年,这个广场上出现了无数次对话,一个又一个大V不断涌现;他们议论着人间是非,也分享着乾坤风月,三五成群地围出了一个在中国的“公共话语空间”。今昔回首,堪称奇观。

畅所欲言的“公共话语空间”难免意见混乱,渐渐的微博组建了庞大的监管系统进行自我审查。在越来越多的红线与越来越密集的雷区造成的压力下,“广场”上关于公共话题的讨论也销声匿迹,一部分用户选择离开,或者沉默;但是还有一部分开始转变与即将来到的微博营销号共同活跃了起来。许多的人对于“微博营销号”更愿意称之为“段子手”,可没过多久所谓的“有趣的灵魂”,大多数都是在有组织、有预谋、复制粘贴式的搞笑。《暗黑微博史:一个已离场的草根微博大号回忆录》一篇博文流传广泛,对营销账号口诛笔伐,“要脸的赚不到钱,没节操的盆满钵满”。

2012年前后时间里,微博仍在寻找变现方式,探索商业模式,首页的广告如“牛皮癣“似的长在微博里。逐渐的有一些大V黯然离场,而一些普通人也对微博表现出厌烦。“广场”上的人们三五成群的离开,人群里有声音呢喃道:“微博完了”。反观当时的对手微信却展现出“阳光”的一面!咪蒙、papi酱等另一批具有内容创造力的公众号,连续统治了日后数年的主流民间意见市场。2012年8月,新浪微博去掉logo中的“Beta”字样,经过了3年的测试,它终于变成了正式版。在自己的主场击败腾讯后,又在一个新的战场被腾讯“狙击”了。一直到2015年中旬,其中阿里巴巴入股微博带来的资金和三年的广告协议,帮助后者度过了至暗时刻,但对于阿里巴巴入股微博,却导致早期用户进一步流失,他们害怕微博成为电商大话筒,今后除去广告什么也看不到。淘宝与微博账号打通,商业化破门而入,苍蝇成群,老鼠乱窜的“广场”上,出现了一个个的“小摊位”,什么都有,什么都卖。微博“广场”的美誉早已不在,对用户和国家来说,可能不是什么好事。但商业化占据主场后,却让微博开始走上坡路。2014年微博上市,同年10月份微博推出第6版,一改以往的零碎化,多个热门话题分类式的出现在首页上,对用户进行细化后开始精准的推送广告并优化相关体验。2015年底,微博第一次扭亏为盈。

花开两朵,各表一支;另一边的微信,用户群体不断壮大,熟人社区的“倦怠期”也开始流露出来,00后去往QQ、B站,80后、90后则逃回微博,求得“隐身”。大家回来微博后发现,本以为这已是“坟场”,没想到还有新的用户也进来了;他们因为关注网红、追逐明星,又重新聚集起来了。

2016年至2017年中下旬,微博市价逼近200亿美元,超越Twitter。微博“二次崛起”的口号伴随着一个新名词“吃瓜”响起来了。微博活过来了,但也改变了太多。过去的“广场“上,人人都可以说话,但大家慢慢发现,广场上有些人似乎更高大或者站的更高,更受瞩目,说话更有分量。作为普通人,发不发声好像也没什么重要,能做的似乎只有当”吃瓜“群众。对照前三年的奇景,最近几年的话题从根本上完全变化;鹿晗恋爱、IG夺冠、王思聪吃热狗、火箭少女出道、李小璐出轨、林志玲结婚、周杰伦粉丝大战蔡徐坤……微博热搜被明星家长里短、八卦花边、追星新闻占据,而滚滚“流量”中所裹挟着的,好像一半人在替艺人的家事震怒、落泪、吊死别家粉丝;另一半互扣帽子磨刀霍霍一副“做天下的搅屎棍”誓要掀起一股臭雨骚风的劲头。那汹涌流量中蕴含的狂热和暴戾让人不寒而栗。沉默的大多数并不是一开始就沉默的,但在经受了污言秽语和家族树般的持续打击之后,平凡的我们也只能默默离开,毕竟还有别的地方可去。我们黯然逃离,假装一切静好,心底却仍害怕着,有一天,那些仍在那片废墟上踩着一地鸡毛相互攻讦的生物们,会骑着草泥马再次出现……

十年间,微博上的优质内容正在快速流失。曾经遍布各行各业,趣味各异口味多元的各类群体是中坚力量,他们源源不断的创造优质内容。但如今,微博已经成为各大平台的内容搬运工。曾经的中坚力量纷纷转投媒体属性更强的平台;微信公众号、百度百家、腾讯企鹅号、头条或是网易……过去,人们因为“微博”的媒体属性,而聚集在“广场”上。然而这个基因逐渐变异成了“怪胎”,“大V”退场,网红崛起。“广场”的公众性也随之落败,众人围观焦点转向了爆炸性的“热度”。但其实还是有人在关心社会事件,可显有人盯着同一个事件,事情闹一阵,就转移到了另外一件事情上。不管多热闹,那种一百个人说着一百个不同的观点之余,并且互相尊重的智性生活的期待还是一去不回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