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形针”事件


在当下的舆论场,内容创业者想持续走红需要绕开太多的沟壑,「出圈」越来越成为一件危险的事。

凭实力赚取了眼球,也是凭实力给自己装上了无处不在的监视器。是螺蛳壳里做道场,躲进小楼成一统,小富即安。还是一步青云,扬帆出海,从狭窄冷门领域的布道者跃升为广谱意义上的知识网红。亦或是将曾经极客们心有戚戚关起来咂摸的小众作品,端做出来给更大范围的公众进行检视。内容创业者不得不面临这样的抉择。

「回形针」是一个现象级的视频创作者,创作过亿万量级传播的作品,登上过喉舌级媒体,成为年轻人与科学、冷知识之间的连接器。

如今,他们因为地图问题、立场不一问题,在网络社区(群)遭到讨伐。公众号「邮费」称:「回形针,从全民称赞到全民讨伐只花了49天。」

社交媒体形成了两个「回音壁」。朋友圈里,人们转发《回形针辱华了吗?》,对内容创业者持同情、宽容立场。微博、知乎、B站,人们的挖掘已经深入到背后的资本层面,坚信「回形针」「辱华」既有主观恶意亦有敌对势力操纵。

这两种声音愈发失去了沟通的可能,人们基于自己的立场,表明截然相反的态度。

我不太想把这个事上升到「自由」的高度去讨论,因为这是一种刚开声就会被消音的观点。

心平气和的讲,内容创业者在地图上犯事并不鲜见,大多没有主观恶意的成分,因为谁也不敢拿自己的职业生命开玩笑。如何处理这类的「技术性失误」,有现实意义,也有指导意义。如果它只能靠网友的正义感去解决,事实证明,往往一个简单的问题,被无限的扩大化了。

对内容创业者来说,相比无边无际的恐惧,他们更想知道惩罚的边界。譬如,用错地图了,是缴纳罚款,还是短封一个月?是修正、道歉即可,还是自我了断为好?

如果在「地图」这个事上,有「法」可依,内容创作者因失误受到惩罚,那也是可以接受的吧?围观网友看到「违者必究」,大概也会消气了吧?

「回形针」还有一个问题是在某视频中将巴西森林大火的归因之一引申到中国消费肉蛋禽上。

网友认为这是一个矮化中国、泼污中国的行为。我倒是觉得这更类似一个「学术争论」。「回形针」当然不会事事正确,包括它的母体「大象公会」也会经常胡扯。人们反对他,应该采取同样的方式,摆事实、讲道理,逻辑自洽,去辩论、去对垒。这样做,是体面的、公平的。

用阴谋论、用意识形态去针对,等于强行按住他们的头,要知道,这样辩论,他们就失去了讲话的空间,一场没有反方的辩论赛,还有什么意义呢?

结果,「回形针」被吓得一个月都不敢说话了。网友们也没有鸣金收兵的意思。「回形针」怕的不是自己错了,做科普的人怕犯错吗?同业监督、同行评议,不怕科普只有一种声音。他怕的是自己再也不能说话了啊。

而犯过错的人不能再说话,是现在很多网友想要达到的「正义」结果。知乎、微博、B站,正在急速「左」化。注意这里的「左」是中性词,是政治光谱里很正规的单词。活跃在这些平台的年轻人,把国家、民族利益看得很高。

2019年有人举报回形针的时候并没有引起什么舆论关注,因为那个时候“爱国”网友们不觉得回形针是敌人,甚至还觉得回形针的有些视频侧面描述了中国的强大,是自己人。只要是自己人,犯的错误也不算是错误。比如华为公司的手机在简体系统和繁体系统下对台北的标注也不一样,再比如华为公司在西班牙的发布会中用的地图缺少藏南地区。但华为这些事并没有引起多少“爱国”网友的声讨,因为他们是自己人。而回形针和外国NGO合作,并且“指责中国人”,那回形针就是阶级敌人,犯得错误就是不可饶恕。

这是一件有着很强中国特色的互联网事件。事件爆发于哔哩哔哩(B站)并不是偶然,B站的用户在所有视频网站中平均年龄最小,充满着许多高中生,初中生甚至小学生。而经常关注B站弹幕的朋友应该会发现,B站的弹幕已经是极端言论的聚集地,基本上就是逢国外必反,在热点事件的弹幕中,“外国阴谋”,”西方媒体”“辱华,反华“都是高频出现的词汇,B站已经成了极端民族主义和民粹主义的聚集地。这其实不难理解,除去舆论对这一代中学生的引导,本身中学生处于没有任何资本的人生时期,国家荣誉成了他们唯一的资本。国家强大是他们最值得炫耀的武器,那打击那些“阶级敌人”能让他们获得英雄快感。而这种所谓英雄快感实际上是霸凌别人的快感。B站在早年的时候是个充满着多元文化和小众文化的视频平台,到了今天,已经完全变化了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