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五年,一纸风行


“我两手空空来到香港,所得一切都归功于香港之自由,如今感恩得以以生命回报自由。”

“我早已下定決心不再懼怕恐懼。因為即便我謹小慎微,他們若想取我性命,或騷擾我的妻子和家人,我也無法阻止。所以我告訴自己,不要顧慮後果,要做正確的事。 若我總擔心敢言敢當的後果,那麼我將一事無成,我的生命也隨之終結。因此我早已決定:不,我不會考慮這些,我要做正確的事,繼續我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