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0年版本《笑傲江湖》令狐冲偶遇风清扬

闻至人之休风兮,齐天地于一指。彼知安而忘危兮,故出生而入死。行投趾于容迹兮,殆不践而获底。阙侧足以及泉兮,虽猴猿而不履。龟祀骨于宗祧兮,思反身于绿水。且敛衽以归来兮,忽投绂以高厉。耕东皋之沃壤兮,输黍稷之余税。泉涌湍于石间兮,菊扬芳于崖澨。澡秋水之涓涓兮,玩游鲦之潎潎。逍遥乎山川之阿,放旷乎人间之世。优哉游哉,聊以卒岁。

在面对同一件事的时候,可以有很多观点,黑的,白的,它们都是正确的,那我们就把它们摆在一起。好多人不喜欢思考,他们喜欢直接被告知,但是现实世界比这个要复杂多了……身为人类的最大失败就是同理心的失败,即无法理解身为他人意味着什么。 —— Colum McCann


「中国哭墙」 - 持续更新

二十五年,一纸风行

我们只是时代洪流里的泥沙

互联网江湖 - 新闻自由,俱往矣...

互联网江湖 - "备份青年"

互联网江湖 - 抵抗信息污染

关于香港问题的更正说明

2019冠状病毒中国疫情时间线 - 未完成

前浪与后浪,镰刀与韭菜

在如此交杂、倒错的天地间

四十年来中国舆情散记

这个互联网怎么了?

当李文亮的微博成为中国的哭墙

“疫区”日记终篇:武汉不需要我的和解,只是我不再恨它

“回形针”事件

发哨子的人

对话历史学家罗新

腾讯《大家》之死

“疫区”日记:我们都遭遇了信仰危机,在废墟上挑拣剩余的石头

李文亮去世后互联网上的一夜

当无处可逃时,我们无法再逃离这个时代

“疫区”日记:疫情蔓延时,我回到湖北家乡

中国与小康的距离

2019年末为“自由而无用”的灵魂唱起哀歌

愉悦与陷阱:被设计出来的「瘾」

香港十年:一位“中间派”港漂的自述

要赢了所谓的戒网瘾学校第一案的丰碑

广场沉沦录 - 微博十年

父亲被埋在操场,儿子被埋在网络

人类对抗权力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 - 米兰昆德拉《笑忘书》
页面应用 Creative Commons BY-NC-SA 4.0 协议。